尧山老窦家宾馆

尧山风景区最新游记攻略

尧山地处伏牛山区腹部,系伏牛山的制高点,山高沟深,崖险峰奇,自古人迹罕至。直到解放前夕,一穷苦农民为逃避国民党抓壮丁躲入山中,在大山深处结庐而居,靠采药、挖野菜为生。他就是后来人们一提起来就肃然起敬的范伴仙老人。也正是这位老人,在几十年攀援采药的生涯中,认识了尧山的真面目,发现了尧山不同寻常的旅游价值。石阶·山道·云岚

  上山的道伴着溪流蜿蜒而上,因久旱不雨,溪中水量不大,但却一直丁丁冬冬不绝于耳。初进山的五公里,汽车可以开上。再往上去,就只有舍车步行了。台阶一磴连着一磴,有些地方要一连登几百磴才能有不大一点平地。由于足力不济,我走走歇歇,出了几身大汗才到了通天门。过了通天门,有两条上山的路。为寻“伴仙居”,我们选择了北路。

  沿石阶逶迤而上,不知踏过了多少个台阶,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弯,才走到“伴仙居”。范伴仙老人已于两年前乘鹤西去,只剩老人居住过的几间房舍即所谓“伴仙居”在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沧桑。“伴仙居”依山搭建,几间低矮的棚户极其简陋,实在难避风雨,不知伴仙老人在毒蛇猛兽、风雨霜雪的侵袭下如何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艰辛岁月。

  过伴仙居,再往上爬,就到了白牛城。白牛城有不大一点平地,辟有旅社和商店。白牛城往上,路更陡、山更险,有索道可通石人脚下。崇山峻岭间,高高地斜拉起两道钢索,上百个缆车,排作两队在群峰间往来穿梭,从眼前直达云霄。极目望去,云腾雾涌,缆车往返,蔚为壮观。

  我曾有过两次坐缆车的经历,每次都把心提到喉咙口上。这次再也不愿坐缆车,便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,宁肯吃苦爬山了。

  沿着石阶路,走走歇歇,吃点东西,补充补充能量,亦不觉太苦。路越走越陡,越走越险,再往上走,便没有了台阶。羊肠小道,崎岖蜿蜒,千折百回,一会儿下到沟底,一会儿又攀上悬崖。不少地方仅能容一脚,有的地方须手足并用方可前行。一步一喘,一步一歇,借助手杖的支持和女儿的搀扶,终于登上了西观景台。

  观景台上,冷风砭人肌骨,浓雾侵人体肤,冷嗖嗖、湿漉漉,不由让人想起唐人张旭“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”的诗句。在这里举目四望,前有巨蛙望天,后有金蟾眺月,左有雄鹰展翅,右有石人拜老君,诸多景点,尽在眼前,确是观景的好地方。然而四周诸峰,尽在云雾中半隐半现。一阵浓雾涌上来,座座奇峰霎时隐去,脚下草木葱茏的万丈深谷,便成了波涛汹涌的无底云海,茫茫无边,神秘莫测。云雾扑到身上、脸上,似细雨斜侵,使人的头发、眉毛上都是水珠。李白所谓“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”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境界。转眼工夫,风吹云散,又见奇峰怪石突兀峥嵘,满山植被色彩迷人。当你正待要仔细欣赏这艳丽的满山秋色,却又袭上来一阵更浓的云雾,竟使数步之外,不辨人脸。大自然实在是变幻无常,似欲以其巨大的不可抗力随心所欲地捉弄游人,真叫人无可奈何。奇峰·青松·杜鹃·玉皇顶下西观景台继续前行,目力所见,除险峰怪石就是异草奇木。尧山的山,绝少低岗缓坡,山峰多高耸奇谲。有的拔地而起,陡峭壁立,直插云表;有的下部内陷,上部外突,形成屋宇状的崖岩,立在山道旁,时刻似有坍塌的危险。山上的石头,险怪嶙峋,有的似狮,有的似象,有的如骏马,有的如青牛,有的如乌龟,有的如金蟾,有的如苍鹰,有的如巨人;有的凌空欲飞,有的摇摇欲坠,有的直插云霄,有的旁逸斜出。它们或拥抱,或并立,或特立独行,或纠结缠绵,或高低参差,或争雄比肩。一步一景,人移景变。同一座山峰,刚才看还像双剑刺天,前行一会儿,转脸再看,却又似单刀劈云了。

  不管山有多高,峰有多险,上面必有植被。怪石嶙峋的峭壁或峰巅上,没有一点土壤,也能长出几棵松树。不知那松树是如何扎下去根,吸收上水分的,实在让人惊叹它们强大的生命力。长在峭壁旁的松树,一棵棵都争高直指,似要与山峰相轩邈;而山顶的松树,则都身矮如侏儒,枝弯似龙蛇,且都虬枝下垂,匍匐于山岩之上,好像是怕被强劲的山风吹卷去,而紧紧地拥抱住山头。山道旁一棵华山松,主干刚劲,枝柯虬曲,树形极似一草书的“寿”字,故人们称之为“寿松”。这实

在是大自然的杰作。

  越往上攀,山道越陡,简直接近90度。举目上望,似天阶云梯,让人望而生畏,心寒步缩,只怕一步闪失,坠入万丈深渊。俯身向上攀援,两眼只紧盯住脚前面的方寸之地,绝不敢回头向身后瞥上一眼,稍有不慎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  接近山顶的地段,出现了大片的杜鹃林。这里海拔2000米左右,冬天严寒,夏季凉爽,气候环境极其适宜这种秀雅杜鹃生长。满山的杜鹃你挨着我,我挤着你,宿干老枝,曲折交错,嫩叶新苞,遮盖掩映。有的虬枝斜逸,伸到悬崖之外;有的老根暴露,匍匐山石之间;而每棵杜鹃枝头都有新梢披拂,显露出勃勃生机。所有新梢顶端,都密密地擎满花生米大小的花苞,让你联想到十天半月之后花苞绽放,漫山遍野如火如霞似锦似缎的艳丽景色。

  再经过一段艰难的攀援,终于到了尧山的最高峰———玉皇极顶,极顶处有数平方米大,乱石参差,风高气寒。辛勤的开发者们已在周围架设好栏杆,游人才得安全登临。登上玉皇顶,举目四望,千峰万壑,尽在脚底。先前看着耸入云表的石人和老君峰也顿时成了矮子。满山遍野的植被,绿的葱绿,黄的金黄,红的火红。还有些阔叶树种的叶背面长着白色的绒毛,被风吹翻之后,又是一片银白。还有浅黄的,淡紫的,暗红的,深褐的,错杂其间,各展风姿。真是五彩斑斓,美不胜收。

  山上北风呼啸,寒气逼人。因刚才爬山时出过一身大汗,在这里一经寒风侵袭,每个毛孔和关节都针刺斧凿般疼痛,似觉五脏六腑都已冷凝结冰。因而不敢久留,拍照留念后便匆忙而下。滑道·青龙背·云栈下玉皇顶向右,盘旋而下,不长时间便到了滑道入口处。滑道共分四段,于悬崖峭壁之下,深沟险壑之间,凌空架起一道几千米长的凹槽,槽底和槽帮均由抛光花岗岩镶成,游人系上坐垫坐到槽内,靠自身重力自然下滑,手足可调节速度。人在崇山峻岭间穿行,一路可领略尧山腹地奇险窈深的壮丽风光。无数奇松怪石从身边闪过,又有数不尽的峭岩险峰迎面扑来。让人目不暇接。一路观赏,一路欢笑,怡然自得,疲劳顿消。我不禁想到景区的建设者们,他们为修这滑道,在这深沟险壑间,每运上一袋水泥,每粘上一块石板,需要冒多大危险,流多少汗水,克服多少困难!

  坐了两段滑道,便到了青龙背。青龙背是尧山中一段窄长的险道。一道青黑色的山脊,从地心深处蜿蜒腾起,脊面呈鱼背形,宽不盈尺,两边全是悬崖绝壁。酷似一条巨大的青龙蜿蜒穿行于千山万壑之中,“龙头”已上了高耸入云的险峰,龙身正在幽谷险壑中蜿蜒,而龙尾还在地穴深处未曾腾出。走在青龙背上,你不能不惊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力。现在的青龙背两边已架上护栏,游人排单行可以安全通过。虽然道路仍崎岖难行,但是已无了坠下悬崖粉身碎骨之虞。遥想工人们在青龙背上冒险架栏的情景,心惊肉跳之余,不禁生起一股崇高的敬意。

  走完了青龙背,就到了龙尾的绝险处,这里千丈峭壁从地心垂直拔起,绝无置足之处。是鲁山机械厂的工人们,在这里修成了天阶栈道,他们将自己从山顶吊下,将一根根粗大的螺纹钢楔入绝壁,焊接成悬梯,三步一旋,两步一折,呈“之”字形从绝壁顶端垂入谷底。这段路人称天阶云栈,走在上面,虽万无一失,仍免不了心惊胆战。

  从栈道下来,路已不是那么奇险,踏着阶石,且走且看,一路有姐妹出浴、石龟把门等许多景点,奇巧天成,鬼斧神工,让人惊叹连声。再经一段滑道,便又回到了白牛城,也就可走原路下山了。 

Copyright © 2008-2012 尧山老窦家宾馆 版权所有
地址:河南尧山风景区尧山老窦家宾馆 电话:0375-5786038 传真:0375-5786039 手机:15837539061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